动态信息
动态信息
卑尔根,东方嘉石在此起航
发布时间:2019-06-22


引言

6月19日,由我校共建卑尔根孔子学院承办的2019欧洲部分孔子学院联席会议在挪威卑尔根大学奥拉音乐厅隆重召开。来自17个国家35所孔子学院/课堂的58位中外方院长或负责人以及孔子学院总部等共计七十余人出席开幕式。

我校代表团于6月17日至21日访问挪威,并首次在海外成功举办中国古代法律文化展。此行不仅有力提升了我校在欧洲地区孔子学院及其相关高校的影响力,而且将学校特色与孔院平台有机结合,开创中国法律文化海外首展,打造了中外人文交流崭新模式。

 

 

卑尔根,东方嘉石在此起航

 

李雪梅 法律古籍整理研究所/所长 教授


 

 

难以想象,古代法律碑刻拓片展走出国门的第一站竟是卑尔根,一个遥远的北欧城市。2019年6月17日中午,中国政法大学出访团一行甫下飞机,便直奔卑尔根孔子学院,“东方嘉石——碑刻上的中华法系”展览即由中国政法大学和卑尔根孔子学院联合主办。

 

卑尔根孔子学院建于 2007 年,是挪威唯一的一所孔院。2018年7月,中国政法大学正式签约成为挪威卑尔根孔子学院中方合作单位,与挪威卑尔根大学、西挪威应用科技大学、北京体育大学携手共建,促进孔子学院发展。现任中方院长为中国政法大学李居迁教授。

 

 

 

挪威卑尔根大学创建于1946年,至今不过73年,但校园内的老建筑的却有194年的历史,这得益于卑尔根大学的创立是以1825 年建立的卑尔根博物馆为根基。6月19号举办“东方嘉石”展的场所——奥拉(Aula)音乐厅,是校园中最古老的建筑之一,也是卑尔根博物馆保留下来的一部分。

 

 

建于 1825 年的卑尔根大学自然历史博物馆外景

 

 

建于 1825 年的奥拉音乐厅外景

 

由于奥拉音乐厅18日白天有演出活动,布展时间被安排在下午5点以后,由于布展难度大,六七个人开始紧张工作。我们要用四十四面展板让空旷的大厅充满东方情调。近10米高的大厅颇适合展示超大尺寸的碑拓,但禁悬挂、禁粘贴的“诸禁”措施,让我们难于施展,原设想用来铺陈效果的长幅拓片和卷轴,被迫搁置,只得借助高 1.4米、宽 1 米的支架展板。虽然在国内我们对此已做了充分准备,但由于展板尺寸与原设计展品相差悬殊,裁剪拼贴这项基础工作比预想更为耗时,原本可以一两个小时完成的布展工作,六七个人竟忙碌了三四个多小时。当44面展板布置完毕,空旷的大厅瞬时充满东方情调。当天落日时间为晚上11点半,望眼窗外,未觉时光流逝。

 

 

布展

 

展览大厅同时也是“2019 年欧洲部分孔子学院联席会议”的主会场。6 月19 日上午8点半,随着参会的中外人士陆续到达,“东方嘉石”展迎来了正式观众。

 

 

展览介绍册

 

在“联席会议”开幕式上,卑尔根孔子学院的四个中外方合作大学代表分别致辞。卑尔根大学校长 Dag Rune Olsen 在致辞中对奥拉音乐厅特别介绍道:

 

奥拉音乐厅坐落在大学博物馆里,这也是我们学校最古老的教学楼,可以追溯到 1825 年,由威廉·弗里曼·科伦·克里斯蒂建立,他也是我们宪法的创始人之一和挪威议会的首任总统。这座博物馆不仅仅用于开设展览,同样也是公众学习研究和传播知识的场所。这些学术活动也奠定了我们学校的建校基础。

 

 

 

在这样一座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古建筑里首展“东方嘉石”,其意义非同寻常。中国政法大学党委副书记高浣月教授在致辞中对共建孔院和举办展览的意义介绍道:

 

之前,我们与英国、罗马尼亚、巴巴多斯共建了 3 所孔子学院,2018年 7 月,我们加入了卑尔根孔子学院的共建,让我们有了第四所孔子学院。孔子在两千年前说,四海之内皆兄弟。我们希望通过卑尔根孔子学院,加强中挪两国的文化交流,特别是法律文化的交流。因此,借此次会议之机,我校给大家带来了一个“中国古代法律文化展”。

 

 

 

高书记的想法与卑尔根大学的建校宗旨可谓不谋而合。她接着说:

 

中国有着五千多年悠久的历史,在两千多年前,已经有了成文的法典。孔子提出,治理国家要教育与惩罚并用,教育百姓遵守法律,同时用刑罚惩罚破坏法律之人……我校有一批教授专门致力中国古代法律的整理和研究,此次展览是他们多年来研究成果的展示,希望借此让各位对中国传统法律有一定的了解。

 

 

 

基于展览服务于孔院建设和欧洲孔院联席会议的主旨,我们为展览起了一个颇具包容性的名字:“东方嘉石——碑刻上的中华法系”,意在阐释碑石上的儒学和法律。正如展览前言所强调:

 

 

嘉石,纹石也,

3000 年前礼制教化的一种措施;

嘉石,美石也,

2000 年来法律事项的承载和见证;

东方嘉石,

成就了儒家文明和中华法系的不朽传奇。

 

 

虽然许多文明古国的重要石刻产生年代早于中国,著名的如古埃及最早的编年纪——《巴勒莫石碑》,古巴比伦王国第六代君主汉穆拉比在位时(前 1792—前 1750 年)刻制的《汉穆拉比法典碑》,颂扬古波斯帝国大流士一世(前 522—前 486 年在位)统一帝国功绩的《贝希斯敦纪功刻石》,古印度阿育王在位期间(前 273—前 232 年)下令各地刻立的摩崖诏谕、石柱诏谕等,但中国碑石以持续久、分布广、数量大、内容丰富等特点,在世界铭刻文化史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更为重要的是,碑石也是承载中国古代法制之“重器”,中华法系的独特内涵与精神,在碑石上得到了完整展现。

 

此次展览的内容围绕着两个鲜明的主题——儒学和法律。《周礼》中的“嘉石之制”意在教育感化。孔子是西周礼制的推崇者,也是儒家文化的缔造者。在治国方略上,孔子强调以礼乐教化防患于未然,所谓“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论语·为政》)。人有知耻之心,方能自修而归正。孔子所言“有耻且格”与“嘉石之制”异曲同工。

 

 

 

借助碑石,我们有幸目睹秦始皇统一法令的丰功伟绩,领略古代皇帝圣旨、训饬的威严,重温尊儒、重教、行孝、慎刑、施政、题名等风尚的流行,同时也审视官方明确行政界域、解决讼案纷争,以及民间立界定罚、立约确权等的程序和功效。与法律内容相伴于碑石的,还有信仰的虔诚、文明的交融,乃至书法笔意之精美、造型雕饰之奇绝。

 

 

 

在展览中,我们对易被人忽视的界碑、下马碑等给予了特别地关注。这些新近发现的刻石,无论是汉代界碑(《易阳南界刻石》《大阳檀道界石》),还是宋金界碑(宋《界碑残石》、金《莱阳县胶水县界碑》),其行政管理和法制的意义,尚待深入挖掘。

 

时间匆匆,展览任务顺利完成。在卑尔根孔子学院发展史上,“东方嘉石——碑刻上的中华法系”展览将留下精彩的一页。卑尔根号称“欧洲文化之都”,回望卑尔根大学古老的博物馆,漫步卑尔根大学内的历史博物馆、海事博物馆,及大学周边的科德(KODE)博物馆、布吕根(Bryggen)博物馆,品味东西方历史和文化的互动牵连,北欧不再遥远。

 

 

中国政法大学代表团

 

卑尔根,挪威西海岸的著名港囗城市,东方嘉石已在此启航。


本文转载自中国政法大学官微